全国服务热线:188 2522 6892
教育资讯
教育资讯 news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手机:
188 2522 6892
邮箱:
1194877247@qq.com
地址:
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天河路371号
教育焦点
当前位置:主页 > 教育资讯 > 教育焦点 >
徘徊在校内外托管之间“三点半难题”到底难在
添加时间:2019-10-12
 

校内托管很方便,但是5点结束,家长7点还没下班。”

“学校只是画一个圈把孩子圈起来,不辅导作业,兴趣托管也不是每天都有。”

“老师少,顾不到每一个学生。”

……

长期以来,小学“三点半难题”困扰着许多家长和学校,虽然不少地区实施了弹性离校、校内托管等举措,但未来网记者通过走访调查发现,“三点半难题”并不是解决了孩子放学早的问题就足够,家长的需求、老师的补贴、学校的困难,仍是摆在现实面前的一道难题。

家长有时间仍不想孩子放学“早回家”

下午3时50分,家住北京的赵风开车带着儿子小彬,飞奔到距离学校2公里外的托管班,放下孩子后,又匆匆开车赶回公司。

小彬前脚刚迈进托管班的大门,另一家家长周莉带着女儿彤彤慢慢悠悠地跟了上来。与此同时,一批批穿着各色校服的孩子从托管班的校车上“鱼贯而出”,走进“教室”。

未来网记者来到位于北京市第二实验小学朝阳学校(下称“实验二小”)附近的一家校外托管机构,其负责人张娜告诉未来网记者,目前共有100多名小学生在这里托管,小彬和彤彤都是实验二小的一年级新生,但实验二小距离远、生源少,暂未开通校车线路,小彬和彤彤只能由家长接了之后送过来。

“这里一个月的费用是2000元,吃晚饭的话另算,一顿18元,一年的花费在2万元左右。”周莉和未来网记者算了一笔账。

然而,为了破解小学“三点半难题”,北京市早已实现了校内托管服务全覆盖,为何家长不选择校内托管而不惜花2万块钱送到校外托管机构?

“接送只是最基础的一个问题,实际上,兴趣培育、作业辅导、复习预习、学习习惯培养……哪一个都不敢忽视。”周莉说。

张娜也表示,在实际情况中,“三点半难题”的实质不在于接孩子放学,而在于更深层次的素质教育和学习习惯的养成。所以并非是因为家长下班晚才有了托管需求,许多不上班的家长也认为不能让孩子放学后过早地回家,第一是小学高年级的作业,许多家长辅导不了。第二是家里的安逸环境不利于孩子专心学习。

北京市第二实验小学朝阳学校附近的一家校外托管机构。未来网记者 刘文静 摄

校内托管服务难以满足家长需求

“如果校内的托管服务更全面就好了!”谈及“三点半难题”,家住保定的薛玲玲也向记者感叹道。

薛玲玲告诉记者,大部分校内托管都是五点结束,但是很少有家长能四点半下班,五点赶到学校,“班上同学的家长几乎都是六七点才下班。

除了时间问题,校内托管的服务不能满足她的需求。在她看来,学校只是把孩子圈在其中,不能辅导孩子写作业,兴趣托管也只是一周两次。而且兴趣小课堂的老师积极性并不高,就像是为了完成任务,只教一些最基础的东西,大多数时间就是放任孩子自己玩。

比起薛玲玲,周莉的情况稍微好一些,可以按时地接送孩子,但是校内兴趣托管的情况同样也困扰着她。

周莉介绍,虽然学校里有美术、音乐、编程等兴趣托管,但是内容也是浅尝辄止,并且老师人数少,“一个老师带三、四十个孩子肯定顾不过来,孩子学得不开心,就不想去了。

小学阶段正是学习习惯和兴趣培养的关键时期,薛玲玲认为,如果浪费了课后三点半的时间,很难再补回来。她给记者算了一笔时间帐,“下班带孩子吃完饭,就到了晚上七八点,再想辅导孩子写作业或上兴趣班,就到了九十点,孩子的睡眠都耽误了,更不合适。”

而她之所以选择校外托管,是因为校外托管不仅有兴趣小课,更重要的是老师可以辅导完成作业。孩子从托管班接回家后几乎没有作业负担,家长也比较轻松,所以最后还是会花钱选择托管班。

在许多家长看来,“课后三点半”是孩子个性发展的黄金时间,如果想满足孩子的学习、兴趣需求,只有四个办法——夫妻一方辞职、祖辈隔代带娃、保姆家教带娃、送托管班。

但是在实际生活中,无论哪一种情况对条件一般的家庭而言都是“伤筋动骨”,年轻的父母们,更多的把希望寄予学校。但事实上,学校也有着难言之苦。

某小学校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托管并非只需要学校提供空间,其实背后还有大量的工作需要统筹协调。”据了解,该校每周一是全体教师例会的时间,每周二到周五放学后是老师们集中备课和分组教研的时间。这位校长担忧,校内托管服务可能会导致日常计划受到冲击,不利于确保教学质量。

同时,资金也是校内托管的一大难题。长沙一位小学校长算了一笔账:按照长沙市“每个学生每学期城镇最高不超1000元”的规定,每天下午托管2个小时,平均到每个学生每个课时费用不足3元钱。“即使资金全部作为老师的补贴,按照每个老师每课时最多带40名学生计算,补贴不足120元。与外面培训机构动则数百上千元,不是一个概念。”

如何平衡学校的困难和家长的需求?

近年来,小学课后“三点半难题”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2017年教育部就印发了《关于做好中小学生课后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要求各地充分发挥中小学校主渠道作用,通过“政府购买服务”“财政补贴”等方式不断完善经费保障机制,按照学生家长自愿原则,普遍开展中小学生课后服务工作。

目前,许多省市也都制定了符合各省实际的政策措施。如上海、北京规定,中小学校后服务要做到百分之百全覆盖;南京探索弹性离校;广西探索利用社区资源来解决托管问题等。

经过三年多的探索,家长对校内托管叫好声不断,但也有新的问题暴露出来:家长对素质托管的需求日益旺盛,而学校却被资金、师资、课程等问题所困。

如今,课后服务现在已经进入了需求多元发展、内容优化升级的新阶段,接受课后服务的家长及学生群体对于课后服务过程中的内容、服务体验、个性化需求日益重视,对课后服务的质量及素质教育课程的内容也要求提高。

“课后三点半”如何适应新时代课后服务发展的需求,进行自身的优化升级,提供更优质的内容满足学生家长们的需求,成功助力这一民生工程,是必须深度思考的问题。

常年在一线小学工作的孙老师对此深有感触,她认为,课程资源的不足和师资是最大的问题,老师工作了一天已经十分辛苦,难以集中精力再做托管,如果有校外培训机构的老师和课程参与进来,或许能够解决现实问题。

未来网记者注意到,近年来关于社会机构参与校内托管、政府购买服务的呼声并不少。在产业端,在校外辅导因乱收费、超前教育等问题而受到重点监管的大背景下,为学校在“课后三点半”项目中提供特色课程和服务,逐渐成为新突破点。

目前北京、上海、大连、南昌、许昌等多个地区已经开始探索向社会购买服务,这也给了校外教育机构新的机会。与此同时,资本力量也迅速注入,机器人编程、科学体验课等原本小众的领域,逐渐成为投资机构热捧的赛道。

此外,未来网记者梳理发现,2018年是校外托管服务行业的大爆发时期,据不完全统计,仅2018年一年,获得大额融资的校外托管服务机构就有近10家。

如获1000万元天使轮融资的今托管、获2000万元A轮融资的文启优思、获数千万元A轮融资的袋鼠妈妈、获3000万元A轮融资的超优教育、相继获得A、B轮融资的五六点教育……这其中不乏正在探索送课入校,和学校进行合作的机构。

但目前的赛道也不成熟,上述机构融资仍集中在A轮,业内鲜有机构突破B轮。并且,在2018年之前,尤其是在2014年左右,校外托管服务也曾迎来过大发展,但是2014年之后,潮水渐退。

虽然也曾有e托管、放学后、好托管、爱晚托等诸多机构获得了种子轮或A轮融资,但是记者通过天眼查查询发现,这些机构近年来几乎再无动静,也有多家机构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等原因而留下“经营异常”的印记,如好托管、e托管等。

对此,张娜认为,这是因为前些年国家下大力整治违规托管机构,强监管下经营成本大幅增加,倒逼不合规机构出局,但是挑战的本身就包含机遇,再加上家长们对“三点半”服务的强大需求,只要迎合规范,仍能随风起舞。

但她也强调,如今这股“风”更多的是靠政府购买服务,而且,许多同行都未突破A轮融资,都在积极寻求和政府、学校合作的机会,建立更好的行业口碑,进而获得资本青睐。

校方也在期待这股风能够强劲起来。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史家小学教育集团校长王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建议,出台相应的规范和质量监控标准,为公办学校与社会机构合作提供参考等。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城市学院校长刘林也表示,解决孩子“课后三点半”难题,应该以不增加在校老师负担作为前提。有条件的地区和学校可以通过设置单独师资或者购买社会服务的方式来进行,“不应该使其成为现有教师的额外负担”。